独行穿落叶,闲坐数流萤。

授权品牌卖家

  • 16674902

    总访问

  • 24388

    文章数量

坚果加速器安卓版v10安卓苹果APP

-网络稳定有保障,低延迟不掉线 采用自研智能网络选路技术,结合业界成熟的4GQos、双通道加速技术,为上百万的游戏玩家提供稳定的游戏网络环境
立即下载

控制这一切的既不是人,也不是提前编制好的算法,而是一只名叫 Pager 的 9 岁猕猴。电脑显示屏中的两条光标通过不断移动接住小球,一来一往之间就像在打乒乓球一样。然而控制这一切的既不是人,也不是提前编制好的算法,而是一只名叫 Pager 的 9 岁猕猴的「意念」。今年 2 月份,马斯克曾在 Clubhouse 的聊天中称,Neuralink 已成功让一只猴子通过脑电波连接实现打电子游戏。时隔两个月,Neuralink 这***四公布了一段猕猴玩「意念乒乓球」(MindPong) 游戏的视频。「打乒乓球」的猴子和「三只小猪」Pager 一边贪婪地吮吸着金属管提供的美味香蕉奶昔,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。Pager正在玩「意念乒乓球」游戏|视频截图视频一开始,Pager 在使用控制杆与电脑互动,随后控制杆被工作人员取走,Pager 依旧沉溺于游戏中。实现用意念控制光标移动的关键在于一个拥有 1024 个电极全植入的神经记录和数据传输装置,即 N1 Link。通过将 N1 Link 植入手臂和手的运动皮层区域,Pager 可以在有神经活动的电脑屏幕上移动光标,接住移动的「乒乓球」。运动皮层是大脑中参与计划和执行动作的一部分,Link 装置置于猕猴的左右两边:一个在左侧运动皮层(控制右侧身体的运动)和另一个在右侧运动皮层(控制左侧身体)。Pager 脑部的设备最初在 2020 年 8 月的一个发布会上被揭晓,被马斯克称为「头骨里的 Fitbit」。当时被用来展示的并不是灵巧的猴子,而是三只可爱的小猪。这三只小猪是脑机接口手术的对照组,通过外科手术将一枚硬币大小的装置植入大脑后,当小猪在场地中行走时,其脑电波信号将被传输到发布会的大屏幕中,以图像+声音的形式十分直观地展示给现场观众。「就像你骨头里的记录器」,这枚硬币大小的 N1 Link,可以置于颅骨内测,读取脑神经活动信息,实时无线传输脑电波数据的芯片。根据Neuralink 的说法,N1 仅需 900 纳秒即可读取出神经数据,并发送出去。Neuralink 推出的硬币大小的 N1 芯片植入该设备的过程也并不复杂。V2 是专门用于脑机接口手术的机器人,它能够完成揭开头皮,移除一小部分头盖骨,将芯片以及附带的上千个微型电极与脑细胞进行连接(插入深度约 6 毫米),之后再进行闭合等所有步骤。V2 的设计师透露,这个机器人可以通过机器视觉「看到」整个大脑。据称用 V2 植入 N1 Link 只要一天即可出院,不会有明显损伤。「意念乒乓球」游戏初步展示了 N1 Link 脑机接口设备潜在能力,但是 Neuralink 的重点显然不单单只是了解猪的想法或者创造出能「打游戏」的全能猴子。让瘫痪患者再次「行走」「加快人机交互速度,实现人机共生」,才是 Neuralink 的终极梦想。马斯克在***上进一步表明了未来 Neuralink 的目标|网络截图像往常一样,马斯克***四在***上进一步写道:「第一款 Neuralink 产品将使瘫痪者使用智能手机的速度比用拇指的人更快」。马斯克还表示,未来一个新的目标是将信号从大脑中植入的 Neuralink 设备传递到其他身体部位主要神经簇中的 Neuralink 设备,从而让瘫痪患者再次行走。此前,马斯克曾在多个场合提及,创办 Neuralink 的动力来自对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恐惧。他说:"我们已经是半机器人了,手机、电脑就是你的扩展,手指的动作或者语音指令就是交互接口,但这种交互太慢了。"机器很可能会以指数级的速度将我们抛得越来越远,只有与机器「共生」才是未来的生存方式。「三只小猪」也好,「打乒乓球」的猴子也好,最终通向的都是人类的未来生存。时至今日,美国 FDA 已经批准了这项技术在人体进行临床试验,第一批试验对象为截瘫病人。在去年的发布会前,马斯克就曾在 Twitter 上表示,「Neuralink 具有帮助大脑受损、自闭症和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(ALS,渐冻症)患者的潜力」。马斯克还曾夸下海口,认为脑机接口设备可以修复任何大脑问题,包括提升视力和听觉、恢复肢体功能、治疗老年痴呆症、检测并阻止癫痫发作、治愈中风等。除了帮助解决医疗问题外,向更遥远的未来看去,脑机接口似乎为「云端生存」提供了可能。如果电子设备能通过 N1 Link 捕捉动物的脑电信号,那么未来人类的大脑是不是也能与虚拟世界连接呢?从本质上说,如果你有一个完整的大脑接口,所有编码在记忆中的东西你都可以上传到「云端」,把你的记忆作为备份,然后再恢复这些记忆。甚至你可以把它们下载到一个新的身体或者机器人的身体里,将人的意识数字化,高保真地上传给电脑,在「云端」实现「永生」。「网络真是宽广啊!我们无从认知的新社会,已经开始孕育了!」也许到那时我们会发出和《攻壳机动队》女主一样的感叹。「脑机接口」的风吹起来了?丰满的理想吸引了一大批公司加入到脑机接口的浪潮中。到 2020 年,脑机接口企业融资数额不断增加,已达上亿元融资规模。2019 年及以前,脑机接口行业普遍以战略投资和天使轮融资为主,而如今,已有企业挺进到 B 轮融资。2021 年,国内脑机接口公司 NeuraMatrix 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 Pre-A 轮融资,博睿康获得了过亿元的 B 轮融资,由红杉资本独家领投。创业公司在奋力抢占这一前沿市场,巨头自然也不会无动于衷。除了马斯克旗下的 Neuralink,科技巨头谷歌、微软和 Facebook 也都明确支持脑机接口的发展。在国内,腾讯旗下的人工智能实验室——优图实验室也在探索脑机接口;2020 年,阿里公布「淘宝意念购」计划,也许在未来消费者动动脑子就能完成购物;游戏公司米哈游也与瑞金医院合作,投身脑机接口领域,试图打造游戏「虚拟世界」。如此看来,似乎从医疗、消费到游戏,脑机接口在未来均有着丰富的落地空间,但将目光收回到现在,其发展仍面临着重重困境。首先是技术上的问题,即便如今的 Neuralink 十分张扬,但其能力相对于拥有百亿级神经元数量的人类大脑而言,还差的太远太远。马斯克团队也承认,Neuralink 在未来最有可能的应用,还仅仅只是帮助高位截瘫病人恢复部分行动能力。Neuralink 在未来最有可能的应用是帮助高位截瘫病人治疗|视觉中国Neuralink 刚开始创立的时候,马斯克曾打算让 Link 的电极延伸到大脑深处,进入到类似边缘系统(有调节情绪功能,影响成瘾和焦虑)等区域及其子系统海马体(负责长时记忆等功能)。但如今四年过去了,Neuralink 还只是在皮质表面实验,如果没法访问大脑深层区域的话,Neuralink 就很难解决记忆丧失、抑郁、焦虑、失眠、成瘾或者很多的中风问题,「云端生存」这种事情就更不用说了。更大的阻碍是伦理问题,***鸿祎曾经说,马斯克的这项技术相当于打开了"潘多拉魔盒"。从安全问题到隐私问题,再到技术控制权、公平等问题,脑机接口技术对于文明和伦理带来的变化尚处于未知,这一切都需要我们在未来做好充足的准备去迎接。4 月 12 日晚 20:00,我们会发起一场关于「行业内幕趣闻杂谈|记者那些事儿」的讨论,届时将有多位行业资深记者空降直播间。我们想聊聊如何成为记者、入行前和入行后的变化、媒体记者采访中的奇葩见闻、职业发展,更重要的是听听你对媒体行业的看法、疑惑和好奇。如果你感兴趣,欢迎加入我们一起讨论。

标签

加速器

发布日期

2021年10月17日

阅读次数

1134